<address id="vznnh"></address>

<noframes id="vznnh"><address id="vznnh"></address>
<address id="vznnh"></address>

    <address id="vznnh"></address>

      <noframes id="vznnh">

      <noframes id="vznnh">
      ?
      資訊

      接二連三,史上最大反腐風暴來襲?

      發布時間:2020-10-16 17:32:04  閱讀量:864

      作者:盧阿峰  來源:醫藥觀察家報

      核心提示:這一輪暴風驟雨,更是隱藏著中央對于醫藥反腐的強烈決心,而且從這個風向看,短時間不會停歇。

      近段時間,醫藥購銷領域,醫療機構的“嚴打”之風有點愈演愈烈。9月16日,國家醫保局正式發布了《關于建立醫藥價格和招采信用評價制度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意見》)。緊跟中央,各部委,省市也陸續爆出規范醫藥購銷和醫療機構不正之風的政策出臺,許多行業人士都深感秋風蕭瑟。而這一輪暴風驟雨,更是隱藏著中央對于醫藥反腐的強烈決心,而且從這個風向看,短時間不會停歇。

      信譽危機引發反腐風暴

      近日,國家醫保局正式發布了《意見》,按照規定,2020年前各地將建立起醫藥行業征信“黑名單”制度。以此為基礎,醫藥購銷中的回扣、涉稅違法、擾亂集中采購等行為將被列為失信行為,面臨中止掛網、采購,甚至全國聯合處置等處罰。

      另外各省市也動作頻頻。9月初,安徽多家三甲醫院貼出了匿名舉報信。舉報信直指,這些醫院部分科室(外科+內科)醫生和醫藥代表存在不正常銷售關系,存在帶金銷售問題。隨后,山西臨汾市人民醫院也出現了舉報信。與以往不同的是,此次舉報矛頭指向了腫瘤等領域熱門藥。

      9月10日,河北省衛健委下發《河北省醫療機構不良執業行為記分管理辦法》;9月14日,上海市衛健委連續發布兩份醫藥糾風的通知,要求開始整治醫藥購銷和藥品回扣。《上海市2020年糾正醫藥購銷領域和醫療服務中不正之風工作要點》;近日,國家三級甲等綜合醫院成都市第五人民醫院開始查醫生的賬號,嚴格審查醫生講課費,每個醫生的賬戶都會被調出來進行核查,先是自愿申報,然后進行系統核查。

      這個秋天,從中央到地方,一陣針對醫藥領域的反腐浪潮撲面而來。作為在醫藥行業從業幾十年的老兵,中國管理科學研究院學術委員會中醫藥發展研究中心主任、智庫專家、特約研究院、沈陽華衛集團執行總裁王振林也深感此次行動的不同尋常:“最近無論是中央還是地方,乃至醫藥和醫療行業主體,都堅決支持和擁護嚴厲打擊回扣、賄賂等頑疾。這次的確是改革開放以來烈度最強、從上到下決心最大的行動。”

      從上海衛健委的文件中可以看出,此次嚴打的主要范圍是醫藥購銷領域和醫療機構。王振林表示,醫藥行業離不開醫療行業,相輔相成,無論是醫藥行業、還是醫療行業,由于極少數人行賄和受賄、乃至索賄,都造成了兩個行業的信譽危機,就行也本身來講也是受害方。

      其實,也有業內人士認為,此次國內嚴打之風,離不開今年5月15日,國家衛生健康委、工業和信息化部、財政部、公安部、商務部、稅務總局、市場監管總局、醫療保障局和國家中醫藥管理局等九部委聯合發布《關于印發2020年糾正醫藥購銷領域和醫療服務中不正之風工作要點的通知》(國衛醫函〔2020〕192號)的影響。

      但是,該文發布的時間為五月中旬,距離政策密集發布的9月,整整過去了四個月的時候。王振林認為,192號文的影響延遲了五個月,與新冠肺炎疫情脫不了關系。

      5月中旬,武漢和全國各地疫情基本得到控制,全國上下開始全面復工復產。192號文意在弘揚醫療行業的美德,打擊不正之風,杜絕一只老鼠屎壞了一鍋湯的局面。

      然而,文件下發不久,黑龍江的黑河、哈爾濱、北京新發地、大連等等地陸續出現疫情。全國各地又一邊復工復產,又一邊控制疫情,直到九月中旬全國本土無新增新冠病例一個月有余,說明全國疫情基本控制。為此表面顯得192號文件執行的比較遲緩也就順理成章了。事實上,今年各行各業工作的重點,都在為復工復產和全面控制疫情讓路。

      不可小覷“黑名單”

      “黑名單”這個名詞好像在業內并不是第一次出現。

      以前類似的規定也出現過“黑名單”制度,但是大都是以各省級招標平臺制訂的相關規定,從專門機構、頂層設計,這次應該是第一次。這次信用評價制度不同于傳統上基于行政管理關系的信用監管,是基于藥品和醫用耗材集中采購的買賣合同關系,在醫藥企業出現給予回扣等違反公平合理、誠實信用定價行為時,由藥品和醫用耗材集中采購機構按照信用承諾采取措施,維護采購方和消費方的合法權益。

      王振林認為此舉并不尋常。他認為,這次是由專門機構制訂并指導監管,有制度、有標準、有處罰措施,是真正意思上“動真格的”。一是有國家醫療保障局專門機構制訂和負責;二是具體信用評價制度具體由各省級藥品和醫用耗材集中采購機構組織實施;三是《意見》提出,目錄清單:將給予回扣等有悖誠實信用的行為納入評價范圍;企業承諾:要求參加藥品和醫用耗材集中采購的醫藥企業作出守信承諾;信息記錄:采取企業報告與平臺記錄相結合;信用評級:依據法院判決或行政處罰認定的案件事實,確定失信等級,動態更新;分級處置:分級采取提醒告誡、提示風險、限制或中止投標掛網、公開披露失信信息等處置措施;信用修復:鼓勵企業整改,采取切實措施主動修復信用。

      醫療咨詢公司Latitude Health創始人趙衡也認為,黑名單制度對企業和市場相關主體都會帶來比較大的影響,會在很大程度上影響企業的具體行為,有助于降低醫藥行業的亂象,讓市場恢復正常。

      《意見》中還明確指出,“黑名單”制度未來不僅是醫械企業,藥品生產許可持有人、藥品和醫用耗材生產企業適用,與生產企業具有委托代理關系的經銷企業,以及配送企業都將被包含在內。這無疑顯示出了對于醫藥腐敗行為追究到底的決心。

      對此,王振林倒是認為不用過度緊張,威懾力來源于執行力,如果頂層制訂的制度能夠認真、嚴格執行,那么威懾力就會極大。同時也能夠基本根治回扣以及紅包等微腐敗現象。

      高壓反腐或將常態化

      實際上,中央針對腐敗現象的根治手段,還遠遠不止于此。前段時間,最高人民法院、國家醫保局近日也簽署備忘錄。主要內容是建立醫藥領域商業賄賂案件定期通報制度,積極拓展醫藥領域商業賄賂案件司法成果在醫藥價格和招采領域運用,共同推動全系統各層級開展信息交流共享,持續深化治理醫藥領域商業賄賂協同合作。

      “這個共享機制其實在國外已經出現過。”趙衡指出,國家醫保局和高院的定期通報制度也是為了能讓信息更有效地在各個執法部門之間共享,國外發達國家大都有這個共享機制,這對企業的影響將會進一步加大。

      的確,由于醫藥領域、醫療領域在吃“回扣”和“紅包”等微腐敗方面,積弊多年,無論是中央還是民眾對此積怨頗深。“這個制度的確立,就是頂層對行業整治微腐敗的恒心和決心,既是預防針更是警鐘長鳴。”對于長期可持續打擊商業賄賂行為,起到長期震懾作用,王振林警告,國家此舉不僅僅是殺雞儆猴和為更大行動作鋪墊那么簡單。而是定期通報和制度化,一旦制度化就是長期化和永恒化。

      此前,國家醫保局相關負責人曾表示,以藥品回扣問題為例,根據公開可查的法院判決文書統計,2016年-2019年間全國百強制藥企業中有超過半數被查實存在給予或間接給予回扣的行為,其中頻率最高的企業三年涉案20多起,單起案件回扣金額超過2000萬元。醫藥上市公司平均銷售費用率超過30%。

      回扣腐敗問題的不斷發酵,不僅造成了醫藥產品價格虛高,市場壟斷漲價,還直接影響了醫保基金的大量流失。

      因此,整治醫療領域的腐敗問題一直是國家高度重視的問題。的確,從企業的角度來看,近期醫藥購銷和醫療機構領域刮起的嚴打之風,各部位和省市地區的接連響應,容易產生風聲鶴唳、草木皆兵之感。

      王振林倒認為其實不用那么緊張,身正不怕影子歪,只要沒有做不法之事,就不會對企業正常經營有什么影響。近期從上到下密集出臺醫藥購銷和醫療機構領域“微腐敗”制度、政策等,雖然不能用“山雨欲來”來形容,但也對于靠投機取巧和不單純單位和個人感受到了極大的壓力。

      這種制度化的安排和震懾的行動,不但不會使具有正義感的、有良心的企業利益受損,反而是對他們的最公開的聲援和保護,是對不良、機構、企業和個人的有效遏制,是對社會和全體公民伸張正義之舉。

      “對于靠拉關系、走捷徑、侵占他人利益的企業,要立即丟掉幻想、懸崖勒馬。對于公平正義的企業堅持不忘初心、牢記使命即可,在制度面人人平等,無需刻意應對。”王振林如是說道。


      ?
      恒合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關于醫藥慧 | 聯系我們 | 媒體合作 | 意見與建議 | 版權聲明 粵ICP備14040283號-1
      醫藥慧
      亚洲高清无码高清AV